微信 App 触屏
投稿邮箱:hnnkwnews@163.com
中国自然资源报聚焦海南农垦因地制宜发展共享农庄
时间:2018-07-09 16:24:56 来源:中国自然资源报 作者:薛亮 陈祖洪 尹建军 谢岛
  海南:当共享农庄踏上农垦土地

  中国自然资源报记者 薛亮 陈祖洪 尹建军 谢岛

  核心提示:共享一词近来颇为风靡,以农村闲置住房孕育出的共享农庄,走的是定制化度假养生、体验田园生活的思路。海南的共享农庄建设与其他地方的相比,最大不同在于融入“农垦基因”。这种跨界的并联驱动力,为共享农庄提供了现代农旅产业下田园综合体建设新思路,不仅让百姓共享到农垦高效农业的产业价值,更让农垦职工共享丰厚收益。

  海南地处热带,是发展高效热带农业的最佳区域。这里除了农村的小农经济外,还拥有规模庞大的农垦体系。

  海南农垦占据全岛1/5的国土面积,养育着全岛1/10左右的人口,创立以来一直由中央直接管理,直到本世纪初才移交地方。此后,海南农垦逐步走上现代企业化经营管理之路,农业规模化和标准化经营的活力也不断被释放出来。

  半个多世纪的农垦经营体制为海南留下了一笔巨大的自然资源财富。当这笔宝贵的财富融入海南正在开展的田园综合体建设时,却成就了与众不同的“共享农庄”。

  如何让百姓共享农垦高效农业的产业价值,让农垦职工共享田园综合体建设带来的丰厚收益?记者进行了一番探寻。

  一场新农业与新农人的“冒险之旅”

  海南的共享农庄建设,是以当地的农业发展为基础的。而海南的农业基本面,却是一个组合,即农村小农经济+农垦规模经济。

  在农垦,农民除了少数自留地、自留树之外,他们劳作的土地都是“公家”的,是靠低廉工资过日子的产业农民。实践证明,这种“吃大锅饭”模式挫伤了产业农民的积极性。而现有的新农村、美丽乡村、特色小镇建设等发展模式,虽然通过政府的大力投入取得了一些成效,改善了部分乡村的生态环境和基础设施,但未解决根本问题,农民没有获得持续的“造血能力”,产业发展也没有建立新的农业+三产体系。

  2015年,海南省委省政府出台推进新一轮农垦改革。2017年,海南制定了“我在海南有农庄”专项行动方案,将共享农庄作为美丽海南百镇千村建设的一个先行试点。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又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在政策的支持鼓励下,嗅到创新和改革风潮的海南农垦人需要将梦想照进现实,农垦的共享农庄建设就在这种背景下产生了。

  做强共享农庄,海南农垦有着无可比拟的先天优势——强大的产业支撑。这里拥有300多万亩胶林、200多万亩非胶农业,拥有全国最大的芒果、胡椒、荔枝等产业种植基地。以往,大部分海南农垦农业产业都停留在产品生产阶段,未实现商品化,农业的广度和深度都很欠缺。即使是观光果园,也仅仅依靠特色水果吸引采摘客前往,没有融入各类体验活动,因此,谋划农业产业转型之路已经势在必行。

  业内普遍认为,新时代下海南农垦农业的发展不应局限于传统生产,而应探索生产之外“农业+旅游”、“农业+工业”等模式的结合。而共享农庄的到来,能够通过引入多元的设施与服务,将观光果园变身为活动种类丰富、附带精致食宿的休闲农场。

  “这是一场需要奇人奇才参与的‘冒险’。”海南南田共享农庄总经理张波认为,本质上,共享农庄经营的是信息,而不是物和商品,作为信息的生产者“人”,也就成了核心竞争力所在。因此,虽然“背靠大树好乘凉”,但如何利用优势培养新农人、打造新农业,成为海南农垦共享农庄建设成功与否的关键。

  南田共享农庄位于三亚市,虽然目前还处于起步规划阶段,并没有开展实质性的经营活动,但是他们对于新农业、新农人的设计规划理念却已经酝酿成熟。

处于开发阶段的南田共享农庄。

  “盘活、共有、共赢”是南田共享农庄提出的三种农民共享机制。该农庄副总经理张林说:“让农垦职工和农民过上幸福的生活,一是要靠国家大政方针,二靠要大家努力奋斗。南田共享农庄多维度的发展模式就是要通过土地增收、基础设施投资、第三产业发展、农村金融来实现新农人的可持续扶贫致富。”

  张林表示,未来农庄将依托融资优惠政策、基础设施建设补贴制度、税费减免和用地帮扶等惠民政策,不断加大交通、电网、水利等基础设施建设。“随着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通过农业机械化、规模农业、农业产供销一体化的发展,让农垦职工共享农庄收益,带动增收,推动农村土地的集约化和规模农业的发展。”张林说道。

  而远在海南岛另一端的海口荔海共享农庄,已经将新农业带来的共享收益送到了新农人的面前。

  荔海共享农庄是海南农垦首批12个重点共享农庄示范建设点之一,也是海南农垦系统第一个正式营业的共享农庄,他们的主打产品,是已建成350亩妃子笑荔枝核心示范园。

荔海共享农庄的荔枝挂满枝头。

  每年5月底到6月初,是海南荔枝收获的季节。前来参加荔枝王比拼的琼山区三门坡镇农民陈清泉收获颇丰。他种了30多亩荔枝,以前光靠田边售卖荔枝为主。如今,他不仅依托共享农庄搞起了电商销售,还能额外赚取观光果园门票、售果收入,真的是“在家门口把钱给赚了”。

  从单纯发展农业产业到融入旅游元素,对于陈清泉等人来说,荔枝产业不仅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更是财富的来源。

  荔海共享农庄所在的红明农场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波表示,今年公司已回购450亩荔枝园,准备创建现代农业荔枝示范园,并将以此为突破口,向技术要效益,向品牌要效益,向延长产业链要效益,继续带动周边职工群众发展。今后,公司不仅要通过销售荔枝赚钱,还要结合共享农庄带动公司休闲观光产业的发展。

  因地制宜为共享农庄配套“零部件”

  2017年8月31日,海南发布了共享农庄创建试点申报方案,其中明确要以信息技术为支撑,以农业和民宿共享为主要特征。这其中,互联网、农业和民宿共享,也是海南农垦共享农庄最重要的“零部件”。

荔海共享农庄里的特色民宿。

  资料显示,南田共享农庄现有3万亩橡胶林、4万亩芒果林、8000亩反季节瓜菜基地、3000亩高科技热带农业育种基地。其中,经济效益最大的是芒果林,2017年上半年销售额就达到了10.8亿元。

  但目前,南田农业的生产标准只处在“无公害”水平,距离绿色、有机等高标准,还有很大的差距,远远没有把附加值做出来。另外,农业品牌化道路也才刚刚起步。

  “这是一个普遍现象,海南的芒果、凤梨、荔枝等规模化种植特色热带水果在电子商务带动下,早熟优势让海南水果占得了先机,但低标准与缺少品牌影响力是当前制约海南农产品定价的两大软肋。”张波说道。

  实践证明,农业从规模化、标准化、品牌化转向精致、休闲及体验的三产融合,让农业附加价值最大化,是一条成功道路。这一点在荔海共享农庄的发展过程中得到了印证。

  新疆奎屯游客郭海江专程从三亚赶来,为的就是在荔海共享农庄里感受一下不一样的乡村。郭海江说他过几天就要回奎屯了,此次前来不光是为了买些荔枝带回去送给亲朋好友,农庄设置的丰富多彩的农旅活动也让他非常感兴趣,特别是花费68元不仅可以品尝八菜一汤的荔枝宴,还可以领一小箱“红明红”荔枝,他觉得超值。

挂在荔枝树枝头的认购卡。

  而远在北京的万华安,同样也感受到了互联网经济下,共享农庄带给他的新鲜与便利。今年5月12日,他通过互联网,在荔海共享农庄以每株每年600元的价格,认购了一棵妃子笑荔枝树,新鲜荔枝从田间地头直飞餐桌。而农庄除了保证当季该果树的鲜果产量不低于60斤外,认购者还可以借助物联网农产品追溯体系,做到生产、销售全程可追溯。

  王波向记者算了一笔账:一般每亩地可种33株荔枝树,每株可产80斤左右的鲜果,目前荔枝收购价是每斤3元,1亩地1年产值约为8000元。而通过开展“红明红”荔枝认购活动,1亩地1年产值近2万元,效益优势明显。

  对土地资源的实施全程管理信息化,是海南农垦运作农业物联网的初衷。而把其运用在共享农庄农业产业的建设上,更是有着独到的优势。

  据王波介绍,物联网平台针对荔海共享农庄荔枝园内不同的区域架设各类传感器,主要检测荔枝生产过程中的环境参数,如光照、雨量、风速风向、空气温度、空气湿度、土壤水分、土壤温度、土壤PH值、土壤重金属含量等。荔枝物联网系统根据标准化生产需求,对环境因素进行自动采集和智能化管理,通过系统大数据分析,为荔枝种植提供科学依据,形成荔枝生产环境监控物联网。“通过标准化生产,使荔枝品质更好更佳,使得荔海共享农庄的果价比其他果园的果价高出0.5~1元。”王波说道。

  此外,可视化平台部署农业影像采集系统,通过互联网实现消费者远程观赏荔枝生长过程,实现生产销售的双向在线互动体验,为荔枝树的认购及其他订单农业提供直观有效的运营支撑。

  而在南田共享农庄,整村综合开发的模式,为盘活闲置资源提供了出路,更让可共享的民宿民居成为了现实。

  南田共享农庄项目所在地有许多可以开发改造的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碳厂房、普通村庄建筑和在芒果林中以独栋形式存在的芒果楼和田间管理用房,建筑风格以现代民居为主,整体建筑缺乏特色,有不少建筑闲置。

  “这些建筑都可以打造成一个个时尚精致的新零售场景、新体验场景。比如:可以把芒果楼经过设计改造成特色民宿。”张林介绍,他们将采用修旧还旧的手法融入舒适性,吸引旅客留下。其一,让消费者体验乡村生活,在芒果楼民宿住下来是最好的体验方式之一;其二,把芒果农培养成优秀的民宿主人或管家,由他们做地陪,消费者可以深入走读乡村;其三,住芒果楼民宿满足了游客脱离日常生活、过一种芒果园里他乡生活的诉求。

  张林表示,在南田共享农庄规划建设初期,他们就制定了“三保护”的原则,即保护生态、保护农民和企业利益,目的就是要开创返乡创业、农民自主创业、农民本地再就业的新局面,真正做到不离土、不离家、不离园,就地就业。同时,还要培育一批家庭工厂、匠人作坊、乡村车间、鼓励兴办环境友好型合作社,实现农庄经济的多元化。让农庄不再只有农业,在多元的同时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带动农民的多元化收入。

  “我们认为,海南省委省政府提出打造共享农庄的战略,其产业逻辑正是以创造‘精神消费’为目标的农业三产融合之路,农业的生产、加工、销售一条龙作业,能吸引更多人到访消费,把整个价值链留在地方,让共享农庄成为一个‘聚宝盆’,这正是海南共享农庄政策的初衷。”张波说,让三亚旅游产品更加多元化和多样化,让世界都知道三亚不仅有大海沙滩,更有南田田园牧歌生活度假方式,这是他们建设南田共享农庄的方向。

  共享带来共赢

  实践证明,一个产业的发展,需要基础配套设施、技术、经费、宣传等方面的大力支持。海南共享农庄“农业+旅游”属于综合型的整体规划,必须在经营过程中不断创新,才能使农业产业特色鲜明、生趣盎然、竞争力强。

  今年5月,海口市第八届荔枝交易会在荔海共享农庄举行。作为海口市琼山区主办的活动,连续8年选择在这里举办荔枝交易会,正是缘于共享经济下高效农业的吸引力。

  “没有产业支撑,没有形成产业链,就没有长久的生命力。反过来说,政府为共享农庄建设提供支持,使荔海共享农庄成为本地农产品交易、农业合作的重要平台和推广的重要窗口,政府也是共享经济下共赢模式的受益方。”琼山区相关负责人表示。

荔海共享农庄一角。

  现如今,站在荔海共享农庄人工湖旁,乡村山居、湖光倒影、果树摇曳,感受着迎面吹来沁人心脾的凉风,和亲朋好友一起在这湖边住上几天。白天体验动手摘荔枝的农事乐趣,晚上围坐在湖边谈天说地,惬意十足。以共享农庄为样本打造琼山特色的别样旅游民宿品牌,正是通过农业与旅游的有机融合,让共享经济打开了海南与众不同的共赢局面。

  “这是农旅双轮驱动最直观的体现。”荔海共享农庄所属的海南农垦集团红明农场公司总经理曾航介绍,今后公司不仅要以“红明红”荔枝为主导,打通荔枝产业上中下游全产业链,还要通过“农业+旅游”的模式,打造田园综合体等业态,发展休闲旅游产业,壮大农场公司新产业新业态,实现了农场盈利、农民增收的双赢。

  而在南田,期待通过共享农庄获得共赢的,则更多地来自项目区内的垦区职工。如何保障他们未来的收益?南田农场也拿出了诸多的措施。

  张林介绍,南田农场职工的收益保障,源于今后通过共享农庄能够获得稳定的固定收入。首先是保底,职工将农地及果林按照市场价格租给农庄,农庄则对其实行保底承诺;其次是就业,农庄规模化运营后,将产生大量就业机会,并返聘园主成为农庄职工,确保每月工资收入;再次是分红,职工将现有土地以及果园评估入股成为股民后,享受股东分红权益。

  但在从共享到共赢的发展之路上,也有不少让张林感到头疼的事儿。南田共享农庄共规划占地3838亩,其中起步区规划468亩,二期1200亩,三期1270亩,投资大、周期长,成为制约其发展的重要因素。此外,虽然农庄紧邻三亚海棠湾国家海岸线,但能否成功引入海棠湾游客来农庄消费,则是项目能否成功的关键所在。

  张林表示,农庄的发展模式是从农出发,以芒果主题为切入点,延伸结合产业链,集结吃的美食、住的休闲旅游及玩的农创体验,促进农业实现三产融合,生产、加工、销售体验一条龙作业,迈向休闲化、体验化、品牌化,让附加值实现倍数效应。“只要坚持做下去,农庄‘三亚不仅有海,更有南田生活’的愿景就一定会实现。”

  海南农垦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杨思涛表示,共享农庄的建设是促进垦区产业调整的重要举措,对垦区发展热带特色高效农业基地打造有促进作用,不仅可以减轻种植风险,还能提升注入共享资金。杨思涛表示,下一步,共享农庄的建设还将注入更多共享性,并与垦区棚户区改造结合起来,使得共享农庄更有活力,更体现共享农庄的价值,来推动垦区更好发展。

海南省农垦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地址:海口市龙华区滨海大道115号海垦金融中心
TEL: 0898 66558888 琼ICP备:B2-20070017-6 HSF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